关闭

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

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
民生车车信用卡

习水河流域文化遗产调查:秋风潇雨 “飞崖走壁”问古今

发布时间:2018-09-20 10:25:46   来源:贵阳网-贵阳晚报  

  神秘的习水河流域

  崖墓群

  崖墓考古

  精美的石雕

  习水河流域文化遗产调查重大发现背后——

  习水河,发源于习水县东北部乌梢丘,赤水河的一级支流。历史上,习水河被称为“小溪”。

  9月9日至18日,一批专家组队对习水河流域文化遗产进行首次大规模调查。调查队冒雨前行,穿密林、攀山崖、进村庄,获得重大发现,并在全国引起关注。

  本报记者应邀全程观摩,报道新发现,也记录调查的过程。

  深藏的谜底

  执着的追问

  崖墓,是习水河流域最具特征的文化遗存。这些早期先民墓穴,开凿于河岸悬崖峭壁上,距地面高度普遍3至4米。

  两年前,国内知名考古专家李飞曾与记者在习水河流域调查崖墓,在大坡乡境内发现贵州迄今最早、最晚的崖墓。它们分别是“海鱼1号”、“永历四年”崖墓。

  巧合的是,当时也是9月,也是雨水连绵,山洪淹没了通村公路,汽车被泡在水中。

  这一次,受时间限制,必须连夜对新发现的崖墓文字拓片进行辨读。有好几天,李飞带着考古队员熊俊、左云杰,还有习水县文保干部陈聪等人,从附近村庄拉来电线,装上灯泡,在古墓中测量数据、绘图,在崖壁上制作拓片。

  最艰难的是,还要冒雨探墓、穿过人迹罕至的密林,攀爬数米高的崖壁。

  红旗村白村组是本次调查崖墓新发现最集中的地区。其中一半崖墓藏身于河岸密林中的崖壁上,包括带病的贵州大学教授夏保国在内,调查队只得一边砍开荆棘丛,猫腰前行。

  沿途需要攀爬的崖墓太多,一个人的体力有限,陈聪、左云杰,还有已近退休的习水县文史工作者陈应洋等,轮番攀爬测量。有时,还会受到墓穴内蚊虫、马蜂的威胁。

  这次对崖墓的调查,不仅确认黔北地区部分崖墓开凿者可能是四川工匠,更建立起贵州崖墓考古研究的断代标准。

  远去的先祖

  残存的足迹

  寨坝镇的白骡坝,一个黔渝交界处的山村。贺姓人家,是这里的大户,在此繁衍已有11代。

  9月,水稻丰收在望,稻田一片金黄。但恼人的秋雨连绵不歇,村民们在门口的院坝里支起塑料棚,将已收回的稻谷,摊晾在棚下,以防发霉。

  考古队员熊俊、左云杰身披雨衣、脚套胶鞋,拨开满是水珠的杂草,用手铲和锄头,轻刮地表土,在台地中寻找历史痕迹,正如世代在此春播秋收的农民。

  三枚小拇指般粗细的陶网坠,从田埂浅土中滚落出来。

  这是白骡坝先民们捕鱼工具部件,它们来自汉晋。可见,渔牧是白骡坝先民生活的一部分。而下游崖墓上的画面表明,包括白骡坝先民在内,整个习水河流域同时期的先民们,还可能驯养了一种鸟禽,帮助他们捕鱼。

  千年前,先民们驱鸟捕鱼的场景,至今在沿河、沿江、沿湖的很多地区依然存在。

  白骡坝陶网坠的发现,意味着一个深埋于黄土之下的千年聚落遗址,正向人们款款走来。李飞说,这也是习水河流域发现的首个汉代遗址。

  “原来,我的祖上,并不是这里最早的居民。”老贺憨笑着说,家谱仅记载了祖上从军后,带着一支队伍到这里安家,未提及白骆坝的过往。

  那么,在贺家到来之前,是谁居住在这里?他们是否就是习水河流域的最早开垦者?

  纷繁的传说

  无尽的秘境

  距白骡坝不远的地方,有个叫丁山坝的地方,传说曾有个僰国。至今,丁山坝还有“僰脑壳桥”、“侯傍”等地名。一些人认为,这些先民,或许是习水河流域的最早开发者?

  面积超过15万亩的丁山坝,是习水县最大的一片坝子,两条小河蜿蜒其中。

  冒雨在丁山坝一整天,调查队得到最多的是关于僰国的传说以及大量清代的遗迹。

  “没有证据,我们只能假设它的存在。”调查队员说。

  一个时空距离最近的说法是:当年参与平定南诏国叛乱的袁姓首领,赶走了居住在“蛮洞子”里的土著,成为土司,实现了对习水河乃至整个习水县的统治,延续数百年之久。

  袁氏,是包括习水河在内,整个赤水河流域历史中不可缺的一部分。无论是在史书,还是现存的遗址、屯堡、古民居中,都能感知这个家族的辉煌与庞大。

  因为过于庞大,袁氏家族的故事有的被神化。比如,赶走居住在“蛮洞子”里土著的说法。村民们这么认为的原因,是片面借历史书上的资料,说习水河乃至整个赤水河流域,“以前都是南蛮之地,生活着个头矮小的蛮子人”。

  这是人们把历史搞混淆的结果。袁氏家族最早进入习水的时间是在南宋末期,而习水河乃至赤水河流域的开发,从汉武帝开发西南夷时,就已大规模开始。大量的出土文物证明,这一区域当时与中原文化、技术多有交流,开发程度较高。

  “蛮洞子”,是习水人对崖墓的称谓。这种称谓,在今天四川省个别地区同样存在。

  “崖墓呈现的,是死人的故事;而聚落遗址,反映的是活人历史。”李飞说,大量汉代崖墓的存在证明,在习水河流域,必定存在聚落遗址。这些遗址,将为解开习水河流域的文化之谜,提供依据。

  记者 黄黔华

编辑:刘 鹏

统筹:彭钥嘉

编审:干江沄

 

责任编辑:刘鹏

网友评论(共0条评论,查看精彩评论,请点这里)
用户名:     密码:    匿名发表